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七十三章 朱雀翎羽 · “酒还没喝呢着什么急”

第七十三章 朱雀翎羽 · “酒还没喝呢着什么急”

    “元宗主小心!”

    元龙骨身旁的燕朱一声大喝,来不及拔剑,闪身挡在元龙骨身前单手挑开了那名弟子。

    那弟子一击不中,转过身又来拿燕朱。

    似乎燕朱与元龙骨并无差别,他要攻击的只是活生生的人罢了。

    燕朱一脚踹开入魔的弟子,拔剑要斩,却被元龙骨喝住:“燕公子手下留情!”

    燕朱手腕翻转,利刃侃侃从那入魔的弟子脖颈处擦过,自己还险些被那弟子击伤。

    元龙骨上前将燕朱挡在身后,一手就扣上了入魔弟子的脉门。

    那名弟子体内红色的煞气顿时被激了出来。

    元龙骨手上木灵流大盛,缓缓从的那名弟子的脉门灌入,换来的是那名弟子的赤灵流不断地往元龙骨的体内引去。

    燕朱大惊:“元宗主!使不得!”

    元龙骨咬牙道:“这是我玄月圣殿的弟子,我得救!”

    燕朱又急又怒,但若在此时切断,只怕会让元龙骨与那名入魔的弟子双双殒命。

    燕朱提着剑从药方冲了出去。

    圣殿里一片混乱。原本躺在地上的病人纷纷站了起来,互相厮杀。

    燕朱提前立于人前,竟是一瞬间敌我难分。

    一个人从燕朱面前一晃而过,脖颈上的北阴火煞似一朵燃烧的罂粟,从燕朱眼前一晃而过。

    燕朱目光微凛,提剑一剑向那人斩去。

    那人一个趔趄,背后一道鲜红的伤口顿时血流如注。

    那人吃痛回过头来,双目赤红瞪着燕朱。

    燕朱未免妖化压制了自身妖力,人形之时力量极微,不过就是些会些招式的文弱书生而已。论力气尚不如一个庄稼汉子。

    燕朱毫无防备地就被眼前那人回身卡住了脖颈。

    燕朱双眸赤红,脖颈间微微刺痛,竟已被那人割了一道小口子。

    鲜血从燕朱的脖颈上蜿蜒而下,流经那人的拇指手臂,顺着那人结实的小臂而下。

    燕朱呼吸愈加困难,眼前的景物倒是越发的清晰。燕朱看着那人脖颈间微微拱起的肉瘤迅速朝自己滚了过来。

    燕朱大骇,双手抓住那人结实的手臂,尖啸一声,顿时那人粗壮的手臂竟被燕朱生生折断。

    燕朱双脚刚落地,背脊便极其不自然的拱起。他双臂暴涨数尺,整个人筋骨拉升,顿时衣衫尽碎,白色的毛瞬间覆盖全身。

    燕朱血红色的双掌在地上猛地一砸,整个人高高地跃起,“嘭”地一声落在了被魔化的人群中。

    元龙骨瞠目结舌地看着燕朱的变化。魔化的子弟,妖化的燕朱,一时之间元龙骨竟已不知道应当如何下手。

    燕朱身形庞大,几乎刀枪不入,落在魔化的弟子之中,手指直戳入弟子的心脏。指尖一剜便将那名弟子带着灵珠的心脏给剜了出来。

    尚还未入魔的几名弟子齐齐聚在一起。

    前有燕朱,后有入魔的百姓简直腹背受敌。

    青色的木灵流自元龙骨脚下盘旋而上,将元龙骨裹挟在其中。

    木灵流自元龙骨脚下散去。

    藤萝从地底生出掀翻了每一寸地砖。

    藤萝细嫩的枝条卷在每一个人的手腕上,木灵流顺着藤萝往那些人的手腕中注入。

    藤萝柔,卷在人的手腕之上似乎那些人的手腕轻轻一动就会将它折断。但藤萝韧,任由那些人如何撕扯,藤萝还是紧紧地缠住他手腕不放。

    玄月圣殿的弟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元龙骨,看着这玄月圣殿中遮天蔽日的藤萝。

    “宗主你要做什么!”

    元龙骨不达,只是让木灵流从自己脚下源源不断地散去。

    “宗主是要散尽自己的木灵流救人!”

    “宗主!你若是散尽了木灵流,你自己会死啊!”

    “宗主!”

    元龙骨充耳不闻,仍旧将自己的木灵流源源不断地从脚下散出。元龙骨缓缓踱步,走到一个入魔的弟子身旁,将手搭上那名弟子的手腕,红色的赤灵流与青色的木灵流顿时在两个人之间交换。

    “宗主!”

    元龙骨沉默而坚定地看着眼前的弟子,看着他的灵魂伴随着暗红色的煞气从体内被缓缓抽离。

    玄月圣殿的弟子将自己手中的剑猛地插进土里:“宗主我来帮你!”

    说罢,数名玄月圣殿的弟子脚下木灵流大盛,缓缓注入藤萝。

    蓦地,元龙骨手掌一翻,朝天空中击出一掌。空中一道结界落下,似一口大钟,将那些弟子都罩在其中。

    那些弟子的木灵流顿时与藤萝切断。

    “宗主!”白衣弟子绝望地锤打着结界。

    元龙骨嘴角落下一丝鲜血,缓缓开口:“我收走这些人的地魂,他们命魂尚在。你们留下之后一定要尽全力救他们。”

    “宗主!”

    元龙骨坚定道:“不必再说!玄月圣殿不可亡于我手,尔等须当肩负起玄月圣殿的重责!”

    说罢,元龙骨又将手搭上了另一个人的手腕。

    数万人,元龙骨便这样一个又一个地收走了他们地魂,用木灵流换了他们身上的赤灵流

    数百年前,元龙骨就这样,在藤萝之中一步一步将这些入魔的人换了回来。

    也这样一步一步,让自己落进了万丈深渊。

    暗红的赤灵流充斥在元龙骨每一寸经脉之中,游走在他的血脉里。暗红的纹路布满了元龙骨的脖颈脸颊。

    元龙骨的皮肤被撑得一寸寸爆裂开来,鲜血流出,将他素白的纱衣染得赤红。

    “宗主!”

    玄月圣殿的弟子被困在结界之内,只能眼睁睁看着元龙骨的血一滴一滴流出,蜿蜒在碎裂的石板之上。

    蓦地空中一阵风起。宗烨从天而降,黑色的锦袍凌空飞舞。他蓦地落在元龙骨身前,手搭上元龙骨与那入魔的弟子之间。

    赤灵流自宗烨的指尖溢出,灌入元龙骨的手腕,立时将元龙骨与那入魔弟子之间的黄金配资 切段。

    白珞轻轻从空中落下,手掌一拂,一道金灵流对着元龙骨当胸击去。

    白珞嘴角轻轻一挑,戏谑道:“酒还没喝呢,着什么急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