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吾之商铺 > 第88章 深宫(8)

第88章 深宫(8)

    当皇后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之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她被人蒙蔽了。

    再一想,颖嫔可是芷贵妃妹妹送进来的人,很可能就是芷贵妃的人。

    想到这,皇后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如果真是如此,蛊惑人心的就是她这个皇后了,虽然她可以将事情推到那个宫女的身上,但是皇上对她的印象肯定更差了。

    该死的贱婢!

    皇后心中将芷贵妃还有乔时全都咒骂了个遍,竟然敢如此戏耍她!

    ——

    一行人在钟粹宫简单的吃了午膳后依旧等着结果。

    搜宫可不是那么快的事,直到日落西沉,一起搜查的苏公公和皇后的大宫女全都过来复命来了。

    乔时虚弱的坐在一边有气无力。

    只见苏公公命人捧上几样东西,脸色有些怪异。

    特别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更是如此,频繁的看向皇后。

    只是此事还未禀报给皇上,她自然不能先跑到皇后那说。

    “说,查到什么?”

    皇上冷着一张脸,苏公公命人将东西全都呈到前面来。。

    由于前段时间刚刚搜宫不久,所以现在搜到的一共三样东西。

    “回禀皇上,这是在颖贵人床底搜到的,一枚翡翠玉簪,奴才命人仔细检查过,并无什么问题。”

    苏公公首先是拿来一个木盒,木盒中放着一个玉簪,因为是在床底搜到的,所以也给拿了过来。

    乔时脸上闪过一抹惊喜,虚弱的开口。

    “皇上,这是皇上赏赐给嫔妾的玉簪,前几天丢失了,没想到落到了床底。”

    皇上看了一眼,的确是他送的,遂点了点头。

    接下来苏公公又打开了一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一个扎满了针的小人赫然映入眼帘。

    “岂有此理!当朕是死了吗!!!”

    皇上看到小人的瞬间就震怒了。

    皇后原本还以为小人上面写着的是她,没想到苏公公却道是乔时。

    “颖嫔?”

    皇上扭头看向乔时,又看着小人上的胸口被扎满了针,心中的一口气不上不下的。

    “谁!”

    “是夏答应。”

    苏公公答了后,德妃一脸的震惊,芷贵妃的脸色也有一瞬间的惊愕,很快却又恢复正常。

    然后苏公公却欲言又止,又拿出了一封信。

    “回禀皇上,奴才还在夏答应的梳妆盒中搜到了一封信。”

    看着苏公公拿出的一封信,德妃如坠冰窖,手变得冰凉。

    目光不可置信的盯着乔时。

    她现在已经知道,她们和皇后双方谁都没落了好,都被这个女人给算计了!

    德妃气的胸口疼,现在却什么办法都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皇上接过信,随后脸色越来越黑。

    “混账东西!”

    皇上一甩手将信甩到了皇后的身上,皇后不明所以,当看到信中的内容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信中虽然未曾写明是何人,可是这封信却是在夏答应宫中搜出来的!

    “皇上,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四皇子最是知规矩,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

    皇后急切的想要解释,皇上却沉着脸完全不想听任何解释。

    “来人,将夏答应带上来!”

    皇后又吩咐人将夏答应带上来,此事不弄清楚对她的影响可不止一点两点。

    皇上定然会因此厌恶她。

    在夏答应宫中搜到东西后,苏公公就已经将人给带了过来,很快夏答应就被带到了殿中。

    夏答应自然是否认,皇上一言不发,全场看着殿中的动静。

    就在这时,外面小太监进来禀报,她身边的宫女翠儿有事禀报。

    乔时心中冷笑了声,不知道这个翠儿有什么把柄在德妃和芷贵妃手中,竟然如此帮着芷贵妃,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

    此番进来,翠儿能活下来的几率不大。

    乔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依旧是苍白着脸看着这场闹剧。

    翠儿进来后跪在地上就是求饶,而后开始说着乔时的罪状。

    “……奴婢亲眼看到颖嫔娘娘和、和四皇子私会,四皇子还写了一封情诗给颖嫔娘娘,被颖嫔娘娘给小心保管了起来,四皇子还说皇上、皇上老了,等皇上以后……就……,奴婢心中太过害怕,实在不敢把这件事说出来,之前颖嫔娘娘也因为奴婢知道了这件事,威胁了奴婢,还打了奴婢一顿,求皇上饶命……”

    “贱婢胡说八道!你明明跑来和本宫说后宫中有人用了巫蛊之术,本宫信了你的一面之词,现在又在这胡言乱语,来人,将这贱婢拉出去杖毙!”

    皇后第一个发作,一旦让四皇子背上惦记自己父皇的名声,不仅她会被牵连,四皇子这枚棋子也算是废了。

    “皇上饶命啊,奴婢没有说谎,奴婢没有说谎,求皇上明鉴——”

    翠儿跪在地上哭喊着,皇上挥了挥手,让上来的人退下去,而后又把目光放在了乔时的身上。

    乔时挣扎着从椅子上站起来跪在了殿中,语气平静,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回禀皇上,嫔妾和四皇子并无任何关系,至于这奴婢到底是凭空污蔑还是确有其事,请皇上允许嫔妾问她几个问题。”

    “你问。”

    看着跪在地上的乔时和夏答应,皇上目光冷漠,期间也并没有人让四皇子过来。

    这种事,就算是真的,四皇子也不会受到太大的惩罚,倒霉的却会是她们两个的其中一个。

    她现在有机会问,是因为没有证据。

    “翠儿,当初露侧妃将我送入宫中,你也是露侧妃送于我伺候我,本应是衷于我,所以我想问问,为何你发现有人使了巫蛊之术不先告诉我,再有我告诉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乃统管后宫,此事重大,自然应禀报给皇后娘娘。”

    翠儿跪在地上回答的中规中矩,但是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

    就是翠儿是个背主的奴才。

    乔时却嗤笑了一声。

    “不谈你越过我禀报皇后娘娘,我且问你,你知道那封信是四皇子写给我的情书?你看过?”

    “奴婢,奴婢……”

    一句话让翠儿瞬间白了脸,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是,很快却又反驳。

    “是颖嫔娘娘拿到信的时候偷偷念过,奴婢这才记了下来。”

    “我如果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会在你这个奴婢面前念这些?再说,我记得你是不识字的,且你之前说四皇子写给我的是一封情诗?你不识字,就算我念了被你偷听到,会知道那是情诗?”

    “不是这样的,请皇上明察,奴婢所说句句属实。”

    翠儿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乔时扫了她一眼,神色淡漠。

    “翠儿,你是和我一起进宫,我想不明白,你为何要如此败坏我的名声,败坏皇后,甚至败坏皇室的名声。”

    说完又看向了皇上。

    “皇上,嫔妾要问的都问了,一切全凭皇上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