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门寡母:种田发家养包子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就是这么巧

第三百一十九章 就是这么巧

    后宫,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建安帝龙颜大怒,下旨彻查,一时间层层往下,简直像是剥笋一般……。

    此时的梅州是另外一番景象。

    陈瑜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开业的日子竟和寿王巡城赶到一起了。

    外地求财,本来就没打算大张旗鼓,这下可巧了,万人空巷不说,这条主街道披红挂彩,简直是人挨人,人挤人。

    这边没什么朋友,曹红英就给撑场面,让陈瑜意外的是冷家染坊竟抬着一大块匾额,锣鼓喧天的也过来了。

    陈瑜道谢,把人请进屋里,妞妞在柜台里面踩着小矮凳,笑眯眯的样子像是个小福娃一般,打扮的更是水灵粉嫩。

    小九和喜子起初还有些紧张,后面进来的人多了,连紧张的时间都没有了,梅州的市场真是让陈瑜都咂舌,男人选择香粉竟也要试试颜色,甚至男人也为自己选购眉粉,幸好让紫竹过来帮忙了,总不至于小九忙前顾不了后。

    三楼,还有六个姑娘,年龄都十二三岁的田家女。

    这些是经过培训的理疗师。

    鉴于今天这种场面,陈瑜让几个小姑娘都好好的待在楼上,不准备营业,另外还有四个小伙子也是田家的人,这四个是打死不肯再读书的,也教受了推拿按摩的技术,理疗这一块分男宾区和女宾区。

    冷朝宗并没有久留,道贺之后在门口站了站,也就回去了,就算是这样,也是给乔记香铺撑足了场面。

    掌柜的不是别人,就是冷培元。

    也是今天才知道,这冷培元还是冷朝宗的堂弟,不过冷朝宗似乎并不怎么喜欢冷培元,两个人就像是点头之交似的。

    陈瑜很在意这边的掌柜的,看到这个细节也默默的记在心里。

    要说不好的地方,也恰恰是寿王巡视封地,毕竟很多人都想要一睹皇家人的尊容,随着车辇走过去的也很多。

    忙到最后,陈瑜和曹红英都下场了,两个人也要招呼客人,如此一直到了日落偏西,人群才渐渐地少了。

    “瑜姐姐,你该不是财神爷转世吧?怎么开一个铺子就红火一个?”曹红英揉着酸疼的肩,笑吟吟的嘟囔着。

    陈瑜正在教给小九和喜子点货,听到这话转过头来笑问:“那你要不要开业的时候,把我摆在店里试试?”

    “我可是不敢的。”曹红英坐在绣墩上:“要是真把你摆在绣房里招揽生意的话,我怕人家都冲着你去了,可别忘了这是在梅州,梅州男人可比女人还愿意打扮哩。”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着,库存点好了,陈瑜让喜子出去订了两桌席面,算是庆祝。

    冷培元把账目做好,交给了陈瑜。

    又把今日收到的银两也清点完毕,装在匣子里,也送到陈瑜面前。

    “冷掌柜的辛苦了,今日先这样,铺子收拾一下,也和这些人吃顿饭彼此认识认识,以后要长相处的。”陈瑜说。

    冷培元垂首:“是,东家放心。”

    带了账目和银两,曹红英抱着妞妞,三个人回到了宅子里。

    陈瑜要下厨,曹红英哪里肯让?打发手底下一个小丫头赶紧去置办席面过来,三个人洗漱之后席面就送到了。

    吃过了晚饭,妞妞就困的摇摇晃晃的,陈瑜安顿妞妞睡下。

    这才拿出账本来,曹红英靠在床上看陈瑜算账:“瑜姐姐,你这边不准备多放一个账房先生吗?”

    提到这件事,陈瑜放下账本:“暂时不急。”

    “你啊,太相信下面的人了。”曹红英感慨一句:“掌柜的都不拿着死契,你胆子到底要多大哟。”

    “我发到梅州的货是有记录的,梅州这边每售出一件货,价格如何,也都是有账目的,你觉得我会让自己抓瞎?”陈瑜笑着端起来茶盏:“再者,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曹红英啧啧两声:“到底是我画蛇添足了,瑜姐姐,你不是没有御下的本事,只是和我不同罢了。”

    这不是御下,不过是团队管理。

    但严格说来也掰扯不那么清楚,陈瑜便含糊过去算了。

    账目对好了,清点银票,陈瑜暗暗咂舌,这一日就卖了两千多两啊!

    就算是扣除成本,也赚了一千二百两的净利润。

    “你这边开业了,我那边儿还得等一段日子。”曹红英直接躺在床上,舒展着四肢:“瑜姐姐是等等我一起回去呢?还是先回去?”

    今天已经是七月初六了,陈瑜算着明天就是乞巧节,铺子新开张每一个节日都不能错过,小郎那边儿要八月份才考试,倒也不着急。

    “七月二十几回去就来得及。”陈瑜说。

    曹红英顿时兴奋了,翻身起来:“那等我铺子开业的时候,一定要你过去帮我,就像是小商会的时候那样。”

    提到小商会的走秀,陈瑜都没有理由拒绝曹红英。

    别看曹红英是个土生土长的古代人,这脑瓜是真活泛,一般人是比不起的。

    “冷家染坊的花布送来后,我就着手替你准备这场秀。”陈瑜答应的爽快。

    曹红英赤着脚就跑过来,抱着陈瑜的手臂撒娇了。

    白天太累,晚上睡得就格外踏实。

    第二天一大早,三个人精神抖擞的来到铺子这边,陈瑜可不想铺子的经营随了梅州的大流儿,规定早晨辰时开门洒扫,辰时中开始营业。

    此时,街上人影都没几个,曹红英坐在马车里就吐槽:“都说梅州人穷,也不看看他们到底是有多懒。”

    这一点,陈瑜是很赞同的。

    甚至想,若是寿王真想做出点儿成绩给皇上看,那就得先从治治梅州人的懒入手,那样的话,见效是极快的。

    乞巧节,陈瑜把赠品的转盘安排到了外面门两侧,又上楼去看了一圈。

    楼上田家人都是签活契,三年一签。

    陈瑜把十个田家人都叫过来,仔细问了姓名。

    田家孩子的姓名也有意思的很,男孩子一律按照序齿称呼,四个男孩最大的田四郎,最小的叫田八郎。

    这可是陈瑜知道的田家第四辈的人了,从田福算起,田二郎是一辈,田九郎是晚一辈,到这里的田四郎和田八郎,那就要管田福叫太爷了。

    女孩的名字也是按照序齿,后面缀个妮,一圈问下来,陈瑜都懵了。

    这些名字显然不行,陈瑜便给他们都起了名字,其中女孩以佩玉年长,依次是佩珠、佩玲、佩玖、佩云和佩兰为名,并且给他们专门定做了工作牌,工作牌上写着自己的名字。

    男孩是从安泰那边儿起的,分别叫安忠、安绍、安思和安松。

    名字定下来后,陈瑜便把提前准备好的乔记理疗会所的牌子挂在了三楼的位置,牌子足够大,很是打眼。

    这才是乞巧节的重头戏,只需要在一楼消费够五两银子,免费体验一次身体经络推拿。

    妞妞可就派上用场了,她直接在三楼不下来了。

    这边准备好,街上行人才渐渐多了起来。

    铺子里燃着冷梅寒香,一走一过都可以闻得到那沁润的香气,被吸引来的人不少,再加上外面那些赠品包装精美,不论男女都会驻足观赏片刻。

    曹红英回来的时候满脸喜色,进门就拉着陈瑜到一边:“铺子定下来了。”

    “还挺快的。”陈瑜问:“在哪里?”

    曹红英笑的都贼兮兮的了,小声:“当然离财神爷越近越好啊,在乔记个隔壁。”

    陈瑜扶额:“你啊!”

    询问香料的人不少,购买的比率也不小,只是没有人上三楼去,等了一上午妞妞就泄气了,蔫蔫的下楼到陈瑜身边:“娘,都没人去呢,是不是不行?”

    “不急。”陈瑜揉了揉妞妞的脸蛋:“再等等才行,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

    嘴上这么说,陈瑜也是担忧的很,古代人相对保守,这理疗馆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太前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