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厨色生香:捡个夫君来生娃 > 第二百二十二章:什么时候能搬出去

第二百二十二章:什么时候能搬出去

    三房在正房骂完了人,回来以后气氛又是一片大好,每个人心情都很不错,可是正当那些被骂的狗血淋头偏偏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心情就特别的糟糕了,尤其是孟老太太,再找了一个借口把霍老爷子支到村子里的小杂货铺里以后在屋子里就发了脾气。

    “娘,你老也别生气了,我看四月那个丫头是知道点啥了,你听听那骂人骂的,骨头都不吐,真不是个东西!”霍青雷摸了摸脑袋,只觉得被霍四月骂的头皮发麻。

    孟老太太何尝不是这样觉得?尤其是被霍四月这样指着骂了以后还不能还口,她只喝恨不得霍四月出门就再也别回来了才好。

    “小丫头片子一点都不学好,谁都敢骂!丧尽天良的东西,出了门就得让人贩子给整走!千人……”

    不过不管正房的人如何的咬牙切齿,也不敢在这件事儿上开什么口了,霍四月那一句想要报官可是把正房的人给吓的不轻。

    霍青云和林氏

    一开始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现在听了一会是全都知道了,霍青云心里觉得有一点羞耻,但还想问一问他们到底从三房屋子里找出来点什么,有没有银钱一类的,但是他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林氏想的就和霍青云不一样了,她虽然也惦记着想要知道这些人从三房的柜子里找出了什么,但是她还是打心眼里的觉得孟老太太这群人都是蠢货,去翻别人的柜子竟然也能让人发现了!而且还是在有钥匙的情况下!这个孟老太太也就是骂人厉害折腾人能耐,剩下的干啥啥不行。

    可是不管孟老太太怎么骂,大房夫妻二人怎么腹诽,都是奈何不了霍四月的,也不过就是过一过瘾罢了。

    不过此刻霍四月也是有一点闹心事儿的,这么大的锁头孟老太太她们也想出来办法配出来了钥匙打开了,还好自己的银钱没放在家里,若是放在家里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霍四月真是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搬出去,我真是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霍四月缩在被子里看着棚顶,有气无力的说道。

    黑暗中她听见霍二月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开春就搬,娘都已经跟爹说了。”

    霍四月闭闭眼,低低的应了一声,没再说话了。

    瞧瞧,这该是什么样的环境啊,能把曾氏这样的人都逼的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霍四月翻了个身,轻轻的眨了眨眼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的话。

    春天到了可以收拾房子了马上就搬出去。

    或许是因为霍四月骂的实在是太狠了吧,三房很是过了几天消停的日子,等到了请客那一天,霍青地一大早上就去镇上买了菜回来,霍四月和霍二月还有曾氏负责做菜,请了霍老爷子和另霍青云霍青雷霍青土霍风奎霍风行作陪。

    霍四月是真的不想看见这些人,但是也是真的没有办法,这就是规矩,没有霍青地请客不叫上自己的爹和兄弟的,若是霍青地真的这么做了,明天村子里估计就会传的沸沸扬扬了,霍青地不敢,霍四月也不敢,所以只能是强忍着心理上的不适,依旧是叫来了这些人。

    两桌,每一桌上都是十二个菜,每一道菜都是霍四月精心准备的,不管是从色泽上还是从味道上甚至就是摆盘也都是无可挑剔的。

    吃饭的时候就有人和霍青地打听着今天这饭菜是谁张罗的,霍青地不会撒谎,何况这种事儿也实在是用不着撒谎,他就实话实说,说是自己两个闺女张罗出来的,自己婆娘就是打了一个下手,众人纷纷称赞,直说霍青地养活了两个好闺女,能干不说个个都是性格好长得又漂亮,以后也不知道谁家能这么有福气,其中孟大堂夸的最狠,夸赞之间很是打听了几句霍二月的各种事情,霍青地不设防,只要是能说的自己知道的差不多就是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最后还是霍老爷子看出了一些端倪,端了一杯酒就岔开了话题,这个时候孟大堂想要打听的几乎也都已经打听完了,顺着霍老爷子的话就转移了话题,一桌子人说说笑笑,吃了一个多时辰才算是尽兴。

    霍青地多喝了两杯,这会子就显得很高兴,脸红红的跟曾氏说着话:“大家伙都夸饭菜好吃呢,说咱们家闺女都是好的,以后来上门说亲的人指不定有多少呢。嘿嘿。”

    曾氏在旁边的屋子隐约也听见了这两句话,这会子也挺高兴。

    自己家闺女被这么多人夸这是好事儿,好名声传出去了,以后来说亲的肯定也不会太差,到时候也能好好的挑一挑了。

    她自己已经吃了家里人不和的亏了,这么多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只有自己才知道,她可不能让自己的闺女也受这样的罪了。

    “咱闺女都不着急,四月就不用说了,二月岁数也不大,再过一两年再说都赶趟,你在外面可不能瞎接这些话,不能你看着行你就觉得行了,不管咋说,就是真到了那个时候也得问问二月行不行才能把事儿定下来,你听见没有?”曾氏一推霍青地,不放心的叮嘱着,生怕他在外面被人哄的高兴随口答应什么。

    霍青地赶紧点点头,道:“那肯定的,这些事儿啥的都得咱们家里人一起商量着办,我咋可能自己二上就答应了?孩子他娘你还不知道我吗?”

    曾氏听他这么说这才把心放心了,收拾好了茶杯二人这才睡下。

    正月就是一整个一月,说过去的慢那过去的也慢,说过去的快那过去的也快,一转眼就已经到了二月份了。

    近来天气已经有了明显的上升,霍四月想着可不可以脱了这厚重的棉袄了,可是却被曾氏给严厉制止,没有办法霍四月只能继续咬牙穿着了。

    糖葫芦的生意在正月十五以后就已经继续了,收益比起来过年以前还要好一些,但是霍四月已经在考虑别的赚钱的活儿了,毕竟现在也没有冷藏的手段,等到再暖和暖和糖葫芦肯定就卖不了了,所以现在想出来一个可以和糖葫芦一样赚钱甚至比糖葫芦还要赚钱的营生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