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情深不负好晨光 > 179. 退烧
    李子睿看凌秦莫愁眉苦脸一筹莫展的样子,故意开玩笑不正经地逗凌秦莫“那个……你可得清醒点,别干冲动的的事!别动着她手上的针,要是肿了重新扎的话,你还不得吃了我?刚才就扎了一针你都心疼得快要打我了!”

    “你怎么越来越像何英杰了?这一天天的脑子里净想些什么呢?”凌秦莫不悦地抬眼斜李子睿,并没有被李子睿的玩笑逗乐,气得直瞪眼觉得不可理喻的问“她都这样了我能怎么她?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这不是看我们小晨雪难得依赖你一下,怕长时间独守空房的你,把持不住嘛!”李子睿仍不放弃玩笑,肆无忌惮的作死,主要是他量凌秦莫也不可能不管苏晨雪弹起来揍他的。

    “你滚——”凌秦莫终被李子睿的话逗开了颜,脸上凝重的神色缓和了许多,还带了些无语的笑意,一个枕头砸去也被李子睿灵活地躲开扑了个空。

    “好好把握表现机会!我在外面待命!”目的达成,李子睿笑嘻嘻的把枕头捡起丢回去给凌秦莫,旋身出去,欣慰十足的带上了房间的门。

    看李子睿出去以后,凌秦莫低头看向怀里烫跟火炉似的人,将凉唇轻轻的贴在她滚烫的额头上,心早已软成了一滩水!管他什么自尊心,管他苏晨雪之前说的话有多伤人,他是真的后悔了,真的不该一时冲动答应她离婚的!明明这丫头心里还有他,明明这丫头也是离不开他的!

    “冷……我好冷……”苏晨雪似醒非醒的嘀咕着,又往凌秦莫的怀里缩了缩,凌秦莫生怕她动到右手手背上的针忙腾出一只手来固定住她的右手,另一只手紧紧抱住她……

    等到李子睿再次进来给苏晨雪拔针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苏晨雪已经退了烧陷入了沉睡,李子睿拔了她手背的针压低声音跟一直没合眼的凌秦莫说“我给你们买了些吃的,你先出去吃点再进来让晨雪吃点?”

    “让她多睡一会儿吧!我也待会再吃!”凌秦莫早已躺在苏晨雪的身旁,轻轻地搂着她,担心吵醒她,也是很小声的说话。

    “就你两这样还离什么啊?”李子睿看了看抱在一起的两人感叹完,鄙夷地咂嘴,做贼似的说“我要先走了,你有事再给我和晓熙打电话!记得吃东西!”

    “嗯!今天辛苦你了!”凌秦莫微微支起身,难能可贵的对着李子睿道了一次谢,吓得李子睿一个激灵,浑身的不自在。

    拍了拍凌秦莫的肩膀,李子睿才叹息着劝他“你好好和晨雪解释清楚那些误会,还吵什么,离什么啊?别互相折磨了!好好珍惜好好过吧!我走了!有事打电话!”

    看着李子睿潇洒离开后,凌秦莫才缓缓松开了一直按着苏晨雪右手拔针的地方的手,低头忧伤地看了看睡得很沉的人,不知道她醒了以后看到凌秦莫会是什么反应!等她好了,她立马又会全身长刺的直刺他,然后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把他往外赶!他是想和她好好谈谈的,可是……她肯吗?她愿意好好和他谈一谈,让他们互相再给彼此一次机会吗?

    ……

    第二天一大早在凌秦莫怀里醒的时候,苏晨雪还觉得头晕脑胀意识混沌的,手里抱玩具熊似的抱着的血肉之躯让她迅速清醒,惊讶地仰头看去。

    她看了看身边还在熟睡的凌秦莫,又看了看他下意识搂着她的手,支起身不客气的推了一下他的肩膀,没好气的问“你怎么睡在这了?”

    被苏晨雪一摇,凌秦莫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昨晚上李子睿走了以后他居然抱着苏晨雪就一觉睡到了现在!睁开眼睛就看见苏晨雪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兴师问罪的样子,他心里还是开心的,只是装得有些无辜,“你昨天吃了药没用,后来又发烧了,李子睿还来给你输液,你忘了吗?是你抓着我就不松手,我才会在这睡的!”说完,他很自然的伸手去探了探苏晨雪额头的温度,明显松了口气,“没再发烧了!”

    苏晨雪想了一下,脑子里确实迷迷糊糊的有这个印象,不过她当时是烧糊涂了一直以为是在做梦!

    既然有些理亏,苏晨雪也不好再说他什么,只好冷着脸推开凌秦莫还搂着她腰的另一只手拉开被子翻身起床,虽然身上还是没什么力气,却也比昨天精神了不少。

    “你干嘛去?”凌秦莫看苏晨雪一言不发的就往外走不禁紧张,生怕她生他的气,怪他睡在了床了,连忙支起身来着急的朝她喊。

    “我要洗澡!”昨天发烧出了一身的汗,苏晨雪觉得身上的睡衣穿在身上浑身都不自在,埋头就往外面的浴室走。

    “洗什么洗!”凌秦莫跳下床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她,拉住,不悦的皱眉头,反对到“刚好一点,别又着凉了!”

    其实看起来,凌秦莫也没好到哪里去,身上还穿着昨天来的时候穿的西裤和已经皱巴巴的白衬衫,额头上的伤还在暗红明显,一头短发也是凌乱不堪,看起来他似乎更狼狈一点,好像刚刚大病了一场的是他似的。

    被凌秦莫拉着坐到客厅的沙发上,肩膀上多了一件外套,苏晨雪还有些不情愿,一心想去冲个澡,可是考虑到凌秦莫确实是没日没夜的照顾了她一天,她也就不敢坚持说要洗澡了!再加上昨天她发烧的时候对他说的话,拉着他不放的那些行为,她回想起来以后,只觉得尴尬得她又像发烧了似的全身滚烫,恨不得想找个地洞钻了算了!

    离婚的时候那么洒脱那么有骨气,昨天一场高烧全烧没了!

    这下子好了,天天跟自己说着劝着的叫自己别犯傻别胡思乱想,结果呢?居然直接用行动来犯傻来了!

    当时她晕头转向的看到凌秦莫的时候,真的以为是在做梦,梦里他在叫她去医院!以为是梦,她才会稀里糊涂的拉着他胡说八道的!这下子,可怎么办啊?她该怎么面对凌秦莫?

    “你想吃点什么?我待会叫凌秦沐给我送衣服的时候,我叫他在家里让人给我们做了带过来!”凌秦莫并未察觉苏晨雪的别扭,自顾自的看了看茶几上昨天李子睿买回来并未动过的饭菜,打消了把它们热一热吃的想法!可等了半天,身后的人还是没有回答,他便回头朝她看了过去,苏晨雪似乎并没有在听她说话,就是无精打采的靠着沙发上,轻轻的不停用头撞沙发靠背,满是懊悔的走着神。

    凌秦莫无可奈何地笑了笑,用手接住了她撞向沙发靠背的头,他就知道,她醒了一定会为她昨天的所作所为而后悔的!

    “我和你说话呢,你想什么呢?”凌秦莫挡住她的头以后也不收回手,轻轻在她脸颊上抚摸着,目光温柔似水的盯着苏晨雪看。

    “我不饿……”苏晨雪还是浑身不自在地拉开凌秦莫的手,垂下眼帘,不敢直视他会发光的眼睛,尴尬道“那个……昨天谢谢你,我,我昨天……发烧烧糊涂了,你别把我说的话当真……”

    “为什么不能当真?”凌秦莫不以为意,拉过她的手,含情脉脉的逗她“难道那不是你真的想说的?”

    “那也就是说,你喝醉的时候说不想见到我也是真话?”苏晨雪快速挣脱了他的手,记仇的借题发挥,既想问清楚又想借机推脱自己昨晚上说的话,给自己的丢脸找个合适的台阶。

    “我的意思明明只是我不想看见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而不是不想见你!只是当时在气头上,意思没表达准确!”凌秦莫面不红心不跳的解释着,再一次把她温热的手紧紧拉住,握在手心。没等苏晨雪再说话,他就一本正经的接着说“晨雪,我们和好吧!对不起,我不该生你和邹文彦的气,觉得你只相信他不相信我的……不该一气之下答应你离婚的!也不该……这三个多月和你赌气不来找你的!”

    凌秦莫本来是想等苏晨雪好点了再好好和她谈谈的,但看她现在这个架势,要是再不说清楚,她估计就要彻底把她昨晚上抱着他不放的事和哭着不让他走的行为全推脱干净了!与其又被她往外赶,还不如趁机和她说清楚算了!

    “你走了的这些日子,我和裴羽欣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了,真的!你要是不相信我说的,我叫小舒来证明,她虽然是我妹妹,可她和裴羽欣是很要好的好朋友,她总不会帮我说谎吧?媒体报道的恋爱那事,也都是误会……”凌秦莫伸手抓住苏晨雪的手臂,不容分说的继续和她解释。

    “你和我说这个干嘛?我不想听!也不关我的事!”苏晨雪反应过来以后想落荒而逃,抗拒着想推开凌秦莫的手,尝试未果,无力的拳头落在了凌秦莫肩膀上,只能胡乱的找借口“你放开我!我要睡觉了!”

    “你走后没隔多久我就回来了,她跑过来找过我几次我都没理她,记者拍到的过夜那次是因为阳阳在家里不乖要找妈妈,裴羽欣又老是过来叫上小舒出去陪她喝酒,我才去见她的!她喝多了,别人拍到的在车里搂搂抱抱也是因为我想和她说清楚而发生的拉扯!后来我送她回到酒店,她那时候可能还没走出被打的阴影,说害怕……求我陪她一晚……”凌秦莫不打算再顺从苏晨雪的意思,自顾自的继续解释,但说到这还是不由的顿了一下,明明说的全是实情却还是莫名有些心虚,“我确实是留下来陪她了,但我是直接去的次卧!而且晓熙也跟你说了,那天晚上我真的和何英杰打了一晚上的电话,就是怕日后你知道了误会,我才会听他跟我叨叨了一晚上他失恋的事的!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苏晨雪终于不反抗也不说话了,任由凌秦莫抓着她的手臂,迫使她面对他。

    苏晨雪说不清现在作何感想,总之就是心里涌上各种感觉,不服气也有,委屈也有……还有听完他解释以后的,那么一点点的开心与窃喜。

    “我知道你肯定还是不信,但是我说的句句是真的,她当时是好不容易复出的,之前的黑料都还没盖下去,要是又被写成被人包养上位等难听的话的话,她就彻底毁了!可是……被人拍到我和她一起进了酒店,我一晚上没出来这个大独家已经被各大媒体扩散,实在是压不下去了,所以我才会答应对外宣称我们是恋人关系,我怕那些记者骚扰到你……压下了几个要曝光你和你是我老婆的事,对外只是宣称我结过一次婚,但已经离婚了!但……我敢发誓,我和她后来真的是很少很少才会见次面的!两三个月我才会答应让她过来一次,装着一起吃个饭或者就是像你那天撞到的一样她去我家看看我爸妈和爷爷,破除外界的分手传闻……”

    凌秦莫说完以后看苏晨雪不说话了,内心七上八下的完全没了底,半天才鼓起勇气盯着面无表情的苏晨雪继续说“晨雪,你就……相信我一次好吗?要是我和她真的有什么,我又怎么会三天两头的跑去国外偷偷看你呢?我又怎么会,虽然我知道你一猜到是我就会挂电话,还是不停的想办法换号码给你打电话,就为了听一听你的声音呢?”

    “你对她……总有那么多的放不下,那么多的舍不得!你总是在为她的人生而担心而努力,你却从来都不知道……我会有多难过!多生气!”苏晨雪低着头,委屈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滑落出来。

    她终于肯说话了,终于肯告诉他她的感受了!

    凌秦莫又惊又喜,但看到她落泪还是不免心疼的抬手去捧起她的脸轻轻帮她擦拭,目光温柔且坚定地注视着她“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为裴羽欣的事情惹你生气了,你给我个机会,以前我和她那些让你误会的事,我通通跟你解释清楚,我一定再也不让你误会我了,你原谅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