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薄情帝王娇皇后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第三百八十四章

    “但是,朕就是觉得他们还可以做的更好。”景帝看着外面的月色,对着文殊开口说道。

    文殊听到了景帝的话后,便对着景帝开口劝道。“陛下,凡是都慢慢来吧。毕竟二位殿下还小。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交。”

    “可是,文殊,朕觉得朕的时间不多了。”景帝听到了文殊的话后,便对着文殊有些悲伤的开口说道。

    “不要同朕说什么万岁,长命百岁的浑话,那不过就是一些奉承话罢了。”

    “人哪里会有不老不死的呢?”

    文殊听到了汉景帝的话语后,便对着汉景帝轻声的开口唤道。“陛下。”

    “好了,朕也不过就是同你发发牢骚罢了。”汉景帝听到了文殊的话后,便对着文殊轻声的开口说道。

    又过了几日,刘彻这日正坐在殿中,看着手中的书籍,忽然间,他感觉到一阵心悸,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下一刻,殿中便就出现了暗一的身影。他跪在殿中,对着刘彻开口说道。“殿下,她去了。”

    “知道了。退下吧。”刘彻听到了暗一的话语后,便对着暗一摆了摆手,开口说道。

    暗一听到了刘彻的话后,便看了刘彻一眼,随后身影便就消失不见。

    “杨得意,你说人死后,会去哪里呢?”刘彻看着杨得意,对着杨得意轻声的开口问道。

    杨得意听到了刘彻的问话后,便对着刘彻轻声的开口回禀道。“回禀殿下,或许会是再一次的新生吧。”

    “或许吧。”刘彻对着杨得意轻声的低喃道,随后他便又拿起了桌子上面刚刚放下的书籍,继续看了起来。

    虽然金俗离世,他或多或少的有些悲伤,但是这一丝的悲伤根本就掀不起一丝的波澜。

    而此时在娇阁院中桃树下的阿娇,听到了影儿的回禀后,脸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她轻声的对着影儿开口说道。“退下吧。”

    就在影儿离开后,阿娇便就将锦帕搭在了自己的脸上,躺在了大树下的躺椅上面。

    她此时的心中有着一丝的疑惑,若是说事情的走向都是向着前世的,但是为何偏偏在金俗的这件事情上面就是与前世相背离的呢?

    不管阿娇如何思考,也不管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时间都是在流逝着的,很快便就来到她与刘彻大婚的日子。

    这日的堂邑侯府中可谓是喜气一片,满眼的红色,到处的人,便是很是热闹的氛围,但是下人们却都是很有序的进行着自己手中的事情。

    此时的娇阁中,阿娇正坐在梳妆台前,而她的身后则是站立着馆陶长公主。

    馆陶长公主看着镜子中阿娇绝美的容颜,对着阿娇笑意吟吟的开口说道。“今日之后,娇娇就是旁人家的媳妇了,不可以再骄纵任性了。”

    阿娇听到了馆陶长公主的话语后,便笑着对馆陶长公主开口说道。“娘亲,这不是违背了您平日里的教导吗?”

    馆陶长公主听到了阿娇的话后,便大笑了两声,看着阿娇,对着阿娇轻声的开口说道。“娘亲的好娇娇,你想怎么过便就怎么过,不必在意那些其他的。”

    而守在一旁的官家妇人们听到了这母女二人的对话后,却都是面面相觑。也难怪会养出翁主这么一个刁蛮的性格。

    “殿下,该梳头了。”旁边的嬷嬷看了看时辰,便对着馆陶长公主与阿娇开口说道。

    馆陶长公主听到了那嬷嬷的话语后,便拿过了一旁玉质的梳子,轻声的开口说道。“本宫来。”

    馆陶长公主拿着木梳,梳理起阿娇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就在她梳子放到了阿娇头上的时候,旁边嬷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一梳梳到发尾。”

    “二梳白发齐眉。”

    “三梳儿孙满地。”

    “四梳永结连理。”

    “五梳和顺翁娌。”

    “六梳福临家地。”

    “七梳吉逢祸避。”

    “八梳一本万利。”

    “九梳乐膳百味。”

    “十梳百无禁忌。”

    伴随着嬷嬷一声一声的祝福,馆陶长公主拿着梳子的手逐渐开始有些颤抖,眼眶慢慢的开始有些湿润。

    “娘亲。”阿娇透过镜子感受到了馆陶长公主情绪的变化后,便对着馆陶长公主轻声的开口唤道。

    馆陶长公主听到阿娇的声音后,便对着阿娇笑着轻声的开口说道。“无事,今日是娇娇的好日子,娘亲这是高兴的。”

    就在馆陶长公主的话语落下后,旁边守候的官家妇人们都纷纷的对着阿娇与馆陶长公主开口祝福道。“恭喜长公主殿下,恭喜太子妃娘娘。”

    “起来吧。”阿娇听到了那些妇人们的话语后,便对着那些妇人们开口说道。

    随后,雪儿便就走上前,将之前准备好的赏赐,一个一个的给了下去。

    “好了,让盘发嬷嬷给你来梳头戴冠吧。”馆陶长公主看着阿娇,轻轻的拍了拍阿娇的肩,对着阿娇开口说道。

    早就等候在一旁的盘发嬷嬷听到了阿娇的话后,便赶忙的走上了前,拿过了一旁的梳子,替阿娇开始梳妆。

    就在阿娇刚刚将那大婚的吉服穿戴好了之后,便就听到了外面传来喧闹的声音。又从前院赶过来禀报的小宫女,对着屋内的众人们开口回禀道。“太子殿下到了。”

    而此时的前院中,太子刚刚下了马,手里拿着大雁进到了堂邑侯府中。

    堂邑侯陈午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对着自己行礼的刘彻,心中颇有些感叹,他对着刘彻回了一礼后,便就对着刘彻开口嘱咐道。“还望太子殿下善待娇娇。”

    “岳父大人,我自然会的。”刘彻听到了堂邑侯陈午的话语后,便对着堂邑侯满是郑重的开口承诺道。

    “太子殿下,臣的这个妹妹让父母以及我们这两个哥哥养的十分娇气,若是有了什么惹了您的地方,您便将待她回家中,我们自然会训诫她的。”堂邑侯世子陈须在听到了刘彻的话后,便看着刘彻,对着刘彻开口说道。